实际上,直接资金在北约军费里还是小数目,真正大头开支是间接资金。间接资金主要指各成员国对北约号召的军事行动自愿投入装备和兵力所涉及的费用。这种间接资金是各成员国自愿付出,因此差异非常大。

1961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告别演说中,就曾谆谆教诲国内民众要时刻警惕“军工复合体”这头“怪兽”对美国政治的侵蚀和渗透:“我们必须警惕‘军工复合体’有意无意形成的不正当影响力,而且这种不正当权力配置的灾难可能会持续下去……”这句忠告,同样也适用于今天的美国。

举例来说,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等军火巨头一直将大批退役军官和国防部离任官员吸纳到公司任职,同时将其代表安插到国防部、国务院和国会等机构中担任要职,并为某些重量级的学术研究机构和新闻媒体提供大量资助,以掌控社会舆论的“喉舌”,为其抢夺军火订单铺路。这也就意味着,许多美国政要与这个庞大利益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任美国防长马蒂斯从军队退役后,曾担任通用动力等多家大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充当这些公司的代言人。其之所以能够进入特朗普的视野担任国防部长,背后离不开“军工复合体”的助力。

即便如此,中国海军人才济济,汇聚众多才华横溢且励精图治的人,他们正雄心勃勃地推动中国成为全球海军大国。只要北京仍愿为实现该使命投入足够资源,中国海军终将像中国领导人希望的那样强大。毋庸置疑,如今的中国海军在许多方面都已成为一支令人敬畏的强大力量并能完成许多任务,足以抗衡许多潜在对手。但在达到能在公海竞争环境下精通多维军事行动所需的必要成熟度之前,中国海军仍有长路要走。(作者詹姆斯·高德里克,丁雨晴译)AD_SURVEY_Add_AdPos("7000531");

20世纪90年代,中国船舶工业部门设计建造051B型导弹驱逐舰深圳舰。深圳舰一度成为海军出访的“明星舰”,它同时也充当了新一代主力战舰的“样板舰”,率先应用了许多新技术成果并通过远海航行加以检验。这一时期,中国海军还分两批从俄罗斯引进4艘956型导弹驱逐舰,并在引进部分舰载武器和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基础上,依托深圳舰的总体技术,设计建造了两艘052B型驱逐舰广州舰和武汉舰,于2004年列装服役。

这是一个想通过加入美军拿到美国公民身份的中国人的表述。

斯托尔滕贝格表示:“我们完全支持格鲁吉亚的欧洲大西洋志向,该国将成为北约成员国。我们的领导人们昨天确认了这一点,我们将继续与你们推进北约成员国资格的准备工作。”

对于新西兰这份声明中针对中方的错误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明确予以驳斥。如果不看声明的来源,很多人会错以为这是美国、澳大利亚在重复着那套老掉牙的“中国威胁论”。这也反映出随着近年来中国海军能力的提升,以及在周边海域甚至更大范围的活动成为常态,让美国及其一些盟友难以接受,并产生地缘政治上的“焦虑”。在美国的“动员”下,这些国家正在采取具有联动性的动作

【环球网军事综合报道】据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7月6日报道称,美国密歇根大学正在开发的一种新型防水涂层,可能为美国海军舰艇降低燃油成本。该涂层使舰艇更易分水行进,从而提高燃油经济性。这种新涂层也可以让各种舰艇,尤其是潜艇更快更安静。

空中突击作战的实质,是通过快速的空中兵力与火力机动,形成战役布势空间和局部力量对比的优势,以地空一体的兵力、火力直接打击敌方要害,进而影响全局、夺取胜利。从世界局部战争实践和最新作战实验看,常用的空中突击作战样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岛链”因冷战而起,然而“岛链”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终结。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需要,目前正忙于在亚太地区部署一条所谓的"太平洋锁链",企图将原西太平洋上的“岛链”延伸到印度洋,把其在太平洋上的基地链与印度洋上的基地链连在一起,美国企图围困的国家指向非常明显。

美国《纽约时报》7月2日报道说,特朗普6月给德国、比利时、挪威、加拿大等北约国家领导人写信,促其增加防务开支。特朗普威胁说,如果各国仍不行动,美国或将考虑以收缩其在全球的军力部署作为“回应”。

以快制慢、以高制低,历来是作战制胜的基本规律。“兵贵神速”“如虎添翼”,不仅是人类有战争以来兵家对军队能力的孜孜追求,也反映出人们对陆战力量“快起来”“飞起来”的无限向往。但由于受时代科技发展水平和社会生产力的制约,这种能够快速飞行、立体攻防的陆战力量,还长期止步于一种美好愿景。

《韩民族报》12日分析认为,蓬佩奥的第三次访朝之旅在美国国内受到激烈抨击,被批为“毫无成果的访问”“最糟糕的会谈”,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又公开表达了对朝鲜弃核的信心,在此背景下,朝方当天未出席会谈无论是由于双方未商定好时间还是朝方临时改变主意“爽约”均不利于美朝未来关系发展,因为这是蓬佩奥本次访朝时达成的唯一具体协议。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援引韩国学者金东烨的观点称,朝鲜当天的举动可能是出于对蓬佩奥第三次访朝谈判的不满,并希望在接下来的第二轮美朝对话中占据主导权所采取的一种战略。韩国统一研究院研究员洪敏也称,蓬佩奥本次访朝,对签署终战协定态度模糊,因此朝鲜也开始对返还遗骸问题变得不怎么上心。虽然朝方并未将二者直接挂钩,但朝方12日举动的“言下之意”就是,美国对签署终战协定做明确表态前,朝鲜将推迟“善意之举”。而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安保统一中心主任申范哲则忧虑,朝鲜将返还遗骸问题当作筹码来使用,会给美国留下负面印象。《韩国日报》称,返还遗骸属人道主义范畴,若朝方不予配合,接下来朝方被要求废弃导弹发动机试验场、提交弃核目录等推动无核化进程时,不排除发生突发情况。

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说,当天凌晨,这架沙特“狂风”战机在完成训练任务返回途中发生机械故障,在沙特南部与也门接壤的阿西尔省坠毁,机上2名飞行员逃生。